从遗产纠纷案看财富传承的有效方式

近几年遗产纠纷案件激增,遗产纠纷案件不再是名人或者豪门家族的“专利”,高净值人士的财产不断增值,而另一方面,他们自身的职业压力让他们的身体健康不断地响起警钟,进而,高净值人士的遗产纠纷也时有发生。

在本律师团队近几年处理的高净值人士遗产纠纷中,归纳出几个问题:1、继承人对遗产的情况不清楚,无法掌握遗产的有效信息;2、法定继承人的范围不断地受到挑战,使得合法婚姻关系存续的法定继承人权益遭受损害;3、遗产在继承发生之前被非继承人挥霍,不能有效地保证财产的传承。

房屋“遗产税”就在我们身边

在2013年2月3日,国务院批转由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财政部、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制定的《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》中提出,研究在适当时期开征遗产税。此后,民间对“遗产税”的出台非常关注,时不时地会有某地方将要开征遗产税的报道出现,事实上,国家并未出台正式的关于遗产税的相关法律法规或规章。

但是,对于房屋征收“遗产税”早已经存在,只是这个税种并未被冠以“遗产税”的头衔。我国继承法规定:若房屋所有权人不在了,由第一顺序继承人(配偶、子女、父母)继承;在继承房屋办理过程中不需缴税,在对外出售时需要全额缴纳20%个税及其他税费,这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房屋遗产税。

有人会说,那继承过来的房子不要卖就是了。这当然是个好办法,可是现如今的70后、80后的父辈们都是有房子的,甚至有些家庭有好几套房子,继承者们总还是要处理继承来的房产。那么,随着现在房地产市场热情高涨,房屋价格只涨不跌的情形,如何来化解这个20%的个税带来的大额支出呢?个人认为,不仅仅是对房屋“遗产税”的考虑,想得更深远一点,就是要考虑如何合理地规划资产达到合理避税,让个人财富能够更加有效地传承。现在普遍的作法,也是不大合法的作法,就是做低房价,但是,现实的情况是,继承时所得的房产价值已经升值好几倍甚至可能有十倍,再做低房价也必须是合理的价格,否则无法办理过户手续。或者,可以通过生前赠与的方式来避免房产来源属于“继承”而产生高额个税。从资产规划的角度来看,可以考虑其他固定收益或者购买有收益分红性质的人寿保险。

所以,遗产税离我们并不遥远,它已经在我们身边,尽早对家族资产进行规划,合理地避免以后可能发生的高额税费,不仅是高净值人士要深思的问题,也是大多数升斗小民们需要熟虑的问题。

如何界定企业的破产标准

自我国《破产法》公布施行以来,实践中对破产原因的认定标准,存在不同理解和认识,对于每个企业来讲,了解我国目前司法对于破产原因认定标准的规定,有助于企业在经营过程中控制自身的债权债务比例,降低企业破产的风险。

根据《企业破产法》第二条第一款的规定,判断债务人是否存在破产原因有两个并列的标准:一是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;二是债务人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。

但是,对于前述两个标准的具体含义,在实践中存在着广泛的争议。为此,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《关于适用〈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〉若干问题的规定(一)》,该司法解释通过几个条文分别对破产原因中“不能清偿到期债务”、“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”,和“明显缺乏清偿能力”几个关键概念作出了明确的解释。本文主要对“不能清偿到期债务”和“资不抵债”两个概念做简要阐述。

首先,对于如何认定“不能清偿到期债务”,现在实践中基本已经达成统一认识,认为应当同时具备以下三个方面的要件:

第一,债权债务关系依法成立。比如债务人不否认或者无正当理由否认债权债务关系,或者债务已经生效法律文书确定。这样规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防止债务人拖延破产程序启动。

第二,债务人不能清偿的是已到偿还期限的债务。破产程序本质上属于概括执行程序,债务尚未到期的,债务人不负有立即履行的义务,故不应受执行程序的约束。

第三,债务人未清偿债务的状态客观存在。

其次,对于“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”问题。